路人甲

楼兰!

努力吧小伙子,万事开头难!
默然地笑着,却不知道心里再想什么,不想看,不想听。什么都没有意义了。茕茕孓立,形单影只。冷了,死了。
能冲刷一切地除了眼泪,就是时间,以时间来推移豪情,时间越长,抵触越淡,似乎一杯不时稀释地茶。

评论

热度(4)